威伶讀物

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三個皮蛋-第五百零六章 你可以試試!看書

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
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
季薇竹虽然资质上佳,修为毕竟还停留在天轮境界。
面对这记惊天动地的灵力锤,她只觉呼吸困难,心胆俱寒,一时竟生不起抵抗之意。
“小竹!”
钟无烟神色一紧,正要出手替她挡下这一击,却觉眼前白光一闪,身旁的钟文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空中,右手食指轻轻一点,一道耀眼白光自指尖射出,准确击打在巨锤之上。
看似无可匹敌的灵力大锤在这道指力之下,竟然如同纸糊一般,瞬间被击得粉碎,化作点点金光,很快就消失在天地之间。
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!”
邓长老这一击虽然未出全力,但见眼前少年破解得如此轻松,也不觉心头一凛,沉声问道,“敢来管老子的闲事?”
“说话便说话,动手做什么?”钟文双手负在背后,静静地悬立在空中,冷声说道。
他感觉心情莫名糟糕,竟然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“老夫乃是圣地长老,教训一下门人子弟,与你何干?”
能够凌空飞行,乃是灵尊强者的标志,尽管钟文的面容过分年轻,邓长老依旧满脸警惕,不敢存有轻视之心,“阁下到底是哪一个?咱们‘凌霄圣地’,似乎并没有你这号人物。”
公元3020至
“我是她的朋友。”
面对十余名圣地长老,钟文依旧一脸轻松,丝毫不露怯色,“有我在,谁也别想动她。”
“小师弟……”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却在季薇竹心中激起阵阵涟漪,教她久久难以平静。
“好大的口气。”邓长老冷笑一声道,“不过是个灵尊,莫非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么?圣地岂是你撒野的地方?”
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钟文傲立空中,淡淡地说了一句,白色长衫的衣角随风摆动。
他只是静静站着,不抬手,不投足,却不知为何,于无形中给四周之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。
这少年人,不简单!
所有圣地长老心中,都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。
“小家伙,钟无烟师徒违背了圣地的规矩,理应接受惩罚。”杨长老大声说道,“你年纪轻轻便修炼到灵尊境界,的确是天纵之才,但是想要护住她们,却是痴人说梦。”
“是么?”钟文只是淡淡一笑。
“灵尊修为在世俗之中或许能称王称霸,可到了圣地,却也稀松平常。”另一位胡子拉碴的黑衣大汉跟着威吓道,“莫非你要以一人之力,对抗我们十多位灵尊么?”
“那又如何?”钟文耸了耸肩,满脸的不以为意。
他这副无所谓的模样,令四周一众长老大为不爽,连原本并无恶感的黑衣男子等人,也不禁对他生出些许敌意。
那位身穿白衣的闻长老与齐宣夫妇颇为交好,眼见一名少年为了保护钟无烟,竟敢挺身直面十余名圣地长老,心中颇为赞赏,碍于圣地规矩,却又不好出手相帮,不禁暗暗焦急。
“好个狂徒,当真不知天高地厚!”邓长老见气氛倒向自己这一边,终于按捺不住,跃跃欲试,“就让老夫见识见识,你到底有何倚仗,敢在圣地放肆!”
话音未落,他双臂猛地高举过头,灵力在空气中幻化出两个更为凝实,体积更大的巨锤,对着钟文劈头盖脸砸将过去。
面对灵尊级别的对手,他自然不再留力,这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,想要一举将对方拿下。
瞅着两个灵力巨锤当头砸来,钟文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,身躯依旧挺立着,纹丝不动。
在靠近钟文约莫一丈距离之际,两个大锤忽然莫名转向,如同觉醒了灵智一般,一左一右,行踪飘忽,分别打向两旁的红发男子和黑衣大汉。
“邓老儿,你做什么!”
两名长老哪里料到邓长老的锤子会突然拐弯,一时间手忙脚乱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总算二人修为俱是不俗,又只是各自分担一锤,在纷纷祭出灵技绝学之后,才勉强化解了这一波突袭。
即便躲过一劫,这两人却还是狼狈不堪,心悸不已。
“不、不是我!”邓长老哪里见过这般诡异的情况,一时间目瞪口呆,本能地辩解道,“是锤子自己拐弯了……”
话一出口,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多么可笑,不禁老脸一红,连忙转头怒视钟文道:“小子,竟敢搞鬼!”
“你都下如此重手了,莫非还指望我乖乖站着让你揍么?”钟文颇为无语,感觉这位邓长老脑子有些秀逗。
“小子,你是铁了心要与‘凌霄圣地’为敌么?”杨长老怒喝道。
“我说过,没有人能动她们。”
钟文就这么挡在钟无烟师徒前方的高空之中,如同一面铜墙铁壁,将所有的敌意和威胁统统阻隔在外。
在这一句话出口之际,他忽然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共鸣。
一丝丝的灵魂震荡,仿佛在传达着来自另一个“钟文”的感激与认同。
这一刻,他忽然感觉状态出奇的好,浑身上下充斥着无穷力量,仿佛可以一拳轰破苍天。
望着空中这道伟岸的白色身影,钟无烟与季薇竹心中不自觉地生出一股安心感,就仿佛这个世间,没有任何人能够突破钟文的守护,对自己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“有种!”红发男子眼中露出一丝赞许之色,似乎对钟文的强硬态度颇为欣赏,“这才是真男人该有的样子,你小子,很不错!”
“老郭!”杨长老眉头一皱,厉声谴责道,“搞清楚你的身份。”
“吵死了。”这位姓郭的长老掏了掏耳朵,十分不耐地说道,“我又没说要放他走,这样的好汉子,夸他两句不行么?”
“你的头发挺好看的。”钟文对这位红发长老报以善意一笑。
“诶?你也觉得我的头发好看么?果然有眼光。”这一句随意客套,似乎挠到了郭长老心中的痒处,直教他两眼冒光,激动不已,“他们都说这颜色太鲜艳,我偏不这么认为,凭什么男人就不能配这样亮丽的发色,你说是不是?”
“人这一辈子,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。”钟文随声附和道,“只要自己喜欢不就得了?”
“此言大善!”郭长老更加兴奋,就如同遇到了人生知己一般,恨不得拉着钟文把酒言欢,“既有眼光,又有担当,老郭我已经许久没有遇见你这般出色的年轻人了,等到此间事了,咱们好好联络联络!”
“荣幸之至。”钟文笑着对他抱了抱拳。
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,被郭长老这么一通搅合,竟然缓和了不少,隐隐有些其乐融融的感觉。
帝 凰 之 神医 弃 妃
“够了,老郭,你闭嘴!”杨长老终于忍无可忍,厉声喝止了这出儿戏,纵身跃上高空,对着四周的一众长老说道,“还请诸位出手,将这这狂徒和钟无烟师徒一并拿下。”
在场诸人皆是灵尊长老,有头有脸的人物,听说要联手围攻一个少年和两名女子,不少人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。
“正该如此!”
第一个积极响应的,正是被钟文落了面子的邓长老。
只见他抬起双臂,再次凝聚出两柄金光闪闪的巨大灵锤,蓄势而动,仿佛随时就要爆发出凌厉一击。
紧随其后,黑衣大汉和另外数名长老也纷纷移动身形,站成一个圆圈,将钟文和钟无烟等人围在中央。
另外几名长老却依旧冷眼旁观,纹丝不动,似乎并没有插手这件事情的意思,其中就包括郭长老和闻长老二人。
“小子,老夫再说最后一遍,放弃抵抗,交出钟无烟。”杨长老放出最后通牒,“否则休怪我等手下无情!”
“我也再说最后一次。”钟文眼中流露出坚定之色,“有我在,没人能动她们!若是尔等再苦苦相逼,我可要还手了!”
从来到“凌霄圣地”的那一刻,为了不引起圣人的注意,他始终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不敢太过张扬。
随着杨长老等人的不断紧逼,他渐渐感到有些不耐,心中隐隐涌起一股狂躁的感觉。
“各位,他说要还手了!”邓长老放声大笑,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段子,“原来刚才他一直让着咱们!”
黑衣大汉等人眼中也不觉流露出一丝笑意。
“既然你执迷不悟,那就莫怪老夫无情了!”杨长老目中精光爆射,猛地一掌拍出,灵力化作一头矫健的银色山羊,头上生着三个长长的尖角,口中发出一声尖叫,对着钟文狠狠扎了过去。
邓长老不甘落后,再次挥舞着灵力巨锤,发动了猛烈的攻势。
黑衣大汉右掌作刀,对着钟文一刀劈出,灵力幻化出一道半月形的黑色巨刃,在空中呼啸而过,誓要将钟文斩为两段。
另外数名长老也纷纷祭出拿手灵技,一时间各种化形灵力漫天飞舞,百花缭乱,声势煞是惊人。
“是你们逼我的!”
钟文叹了口气,双臂自身躯两侧缓缓抬起。
五花八门的化形灵力堪堪靠近他周身,便如同儿子遇见了老子,忽然调转了方向,纷纷拼了命地远离钟文,仿佛没了头的苍鹰一般四处乱蹿,完全失去了控制。
杨长老释放出来的灵力山羊低下脑袋,猛地撞向邓长老;邓长老手中的一双大锤忽然一百八十度转弯,对着黑衣大汉当头砸去;而黑衣大汉劈出的灵力巨刃,也在空中划出一道有违常理的古怪曲线之后,飞向了身旁不远处的杨长老。
其余几名长老施展出来的灵技,也无不变换了路径,纷纷打向自己身旁的战友。
“我去!”
“什么鬼!”
“你能不能打准一点!”
“你还好意思说我?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!”
“竟然玩偷袭!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,来来来,咱们过过招!”
在钟文这一招诡异的“移花接玉”之下,一众圣地长老在空中手忙脚乱,左躲右闪,场面瞬间陷入到极度混乱之中,有几个平素关系就不怎么好的长老,更是直接争吵起来,险些就要拳脚相向,上演一出全武行。
“住口!”杨长老大喝一声,止住众人争吵,厉声说道,“不过是借力打力的法门罢了,堂堂圣地长老竟露出这般丑态,不害臊么!”
被他这么当头棒喝,几名长老顿时清醒过来,老脸一红,纷纷对着钟文怒目而视。
“臭小子,就会使些卑鄙手段!”邓长老大吼大叫着,再次凝聚出两柄灵力巨锤,“有种和老夫正面较量一番!”
话音未落,他只觉眼前一花,刚才还在远处的钟文,竟然已经出现在咫尺距离。
“如你所愿!”
钟文口中轻轻吐出四个字,右臂高高抬起,对着他当胸打来。
邓长老心头一惊,正要侧身闪避,忽然感觉心脏一阵剧烈跳动,体内的灵力瞬间一片混乱,浑身动弹不得。
“砰!”
钟文的拳头毫不留情地印在邓长老胸口,这名心情暴躁的圣地长老如同离弦之箭,在空中化作一道蓝色虚影,重重落在地上,竟然在悬崖表面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坑。
“噗!”
邓长老只觉阵阵剧痛袭来,浑身如同散了架一般,挣扎着想要起身,忽然心口一甜,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。
他面色苍白,萎顿在地,情知自己的內腑已然受到了重创。
“老邓!”黑衣大汉似乎与邓长老颇为交好,见他受伤,又惊又怒,一个箭步蹿上前去,右手高高举起成刀状,掌上冒出一团黑色灵光,透出无与伦比的锋锐之气,猛地扎向钟文脖颈处,“好个狂徒,胆敢在‘凌霄圣地’逞凶!”
钟文平境地站在原地,直到大汉的手刀近在咫尺,才忽然抬起右臂,伸出两根手指。
大汉见他轻敌,脸上露出一丝狞笑,疯狂催动灵力,掌心的黑色灵光蓬勃闪耀,打算直接将钟文的手指切断。
然而,接下来的场景,却让他目瞪口呆,直接开始怀疑人生。
只见钟文的两根手指轻轻一夹,便将黑衣大汉那灵光闪耀的手刀牢牢锁住,并未发出一丝声响。
大汉有种被铁钳夹住了右手的感觉,无论他如何使力,往前还是退后,都无法挪动分毫,竟然僵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
“我说过,要开始还手了。”钟文的语调十分平和,听在黑衣大汉耳中,却莫名感到寒意入骨,摄人心魄,“你们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么?”
说罢,他忽然抡起一脚,狠狠朝着黑衣大汉踹了过去。
黑衣大汉奋力挣扎,却丝毫无法撼动钟文那两根铁钳般的手指,只能任由钟文的右脚踹在小腹之上。
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袭来,大汉口中发出一声惨叫,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朝着远处飞了出去,直至身形化作一个小黑点,这才坠入树林之中,消失在众人视野之外,生死未卜,不知所踪。
“铁长老!”
杨长老口中惊呼一声,万万没有料到看上去年纪轻轻的钟文,居然在须臾之间击溃了两名长老,心中再也不敢对他存有丝毫轻视,朝着另外几名长老高声道,“诸位,此人有些古怪,咱们一齐……”
不等杨长老把话说完,钟文脚下龙影盘旋,转瞬间出现在他跟前,右手轻飘飘地拍出一掌,悄无声息地击中了他的胸口。
杨长老大惊失色,连忙后退数步,探查自身,却并未发现任何疼痛的感觉。
“小子,没力气了么?”他心头稍安,正要开口嘲讽几句,忽然面色剧变,身形一晃,居然自空中笔直坠落下来……

Categories
玄幻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