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伶讀物

熱門連載小說 逍遙小地主-第五百三十九章 狼煙起 (第六更)熱推

逍遙小地主
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
这是一封血书!
字迹潦草,但依然娟秀。
草根石布衣
“臣席花罪该万死!
薛定山蒙蔽了臣,臣所见之西部边军三十万大军是假,其中一半来自西戎,他们装扮为步卒,而原本的十五万大军早已被薛定山藏在了林州。
林州知州李寻以及林州守备常宽已被薛定山收买,那十五万大军于一月二十五分散离开了林州,而今想来早已抵达剑州,甚至占领了七盘关!
臣请陛下速速召回虞大将军所部,否则,臣恐虞大将军落入薛贼之包围而全军覆没。
臣、席花泣血书于二月十二。”
……
傅小官皱着眉头仔仔细细的看了两遍,如此看来情况可就不妙。
薛定山这厮果然老辣,此策定然谋划了许久。
美人凶勐
七盘关落入薛定山之手已成必然,那么他的十五万前军只需要守住七盘关,等后军赶到,就可以两军合流,顺畅的出金牛古道穿越秦岭而至陕州褒城。
这之后,便再无天险,叛军可长驱直入至八百里春川。
惊世毒妃:轻狂大小姐
到了春川,就到了虞朝腹地,此后的战略变化万千,就难以再预测叛军从何而至金陵。
这封血书发于三天前,如此算来,薛定山十五万后军极有可能就在明日抵达七盘关。
费安带着三万守备军以为拦住了十五万叛军,其结果反而是这十五万西戎步卒牵制住了费安。
就算是他察觉了不对,想要追赶已经来不及了。
那么现在这局面要如何处理?
傅小官站了起来,再次来到了地图前,视线落在金牛古道,从七盘关往褒城……一千里秦岭山道,这并不利于骑兵行军,算来最快也需要十余天时间。
若是将红衣大炮布置在秦岭山道两侧,定会给薛贼带来巨大伤害。
彭于燕手里有三千把枪,弹药充足,若是布置得当,极有可能能够将薛贼剿杀在秦岭山里,现在的问题是,如何才能将这一情报快速的送给虞春秋。
他转过身来看向了贾公公,“这件事恐怕只有劳烦公公了。”
贾公公一怔,咋找到我头上来了?
我虽然是个圣阶,可面对几十万大军屁用没有啊!
“我不是让公公去战场杀敌,而是要带一封信给虞春秋,除了公公,我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够跑得更快。”
贾公公沉吟片刻,躬身一礼:“请陛下指示。”
宣帝看向了傅小官,“你还有什么法子?”
“稍等!”
傅小官直接去了龙案,取了笔墨纸砚唰唰唰的写了起来,片刻,他拿起这字吹了吹,未待墨迹干透递给了宣帝,“请陛下用印!”
宣帝接过来一看,顿时一惊!
“一:大军速退,退至大雁谷!
二:于大雁谷两侧山崖各布红衣大炮三十门,大雁谷口再布四十门。
三:三千燧发枪军士绝不可退半步!务必拖延薛贼至少半日,给大军布置红衣大炮争取时间。
四:若大雁谷沦陷,请毫不犹豫炸毁谷口一线天!
傅小官!”
宣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没有犹豫,他取了印章盖了下去,递给了贾公公。
贾公公转身出门,消失在夜色中。
宣帝缓缓坐下,心里极度不安。
“虞春秋的三千燧发枪军士可没有神剑军厉害。”
“臣知道,但是臣相信彭于燕,她训练出来的山地旅比之神剑恐怕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“若依然不可挡?”
“臣需要亲自去一趟。”
“神剑被调往了边城。”
“臣知道,那是神剑一旅。”
宣帝眼睛一亮,“难不成神剑二旅这么快就已经成军?”
傅小官摇了摇头,宣帝顿时气馁,想想也是,神剑二旅才组建不过区区两个月,哪里能够这么快的投入战场。
“你独自前去于事无补,反增凶险。朕之意,南部边军还有五万,可增援陕州。”
“太远,也太慢。若是让薛贼杀入陕州,势必给陕州造成巨大损失。”
“那你还有什么法子?”
傅小官将杯中已凉的茶一口饮尽,他站了起来,对宣帝躬身一礼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臣此去,定将薛贼摁死在秦岭山里!告辞!”
他转身就走,留下宣帝等人面面相觑。
莫非……他还能有回天之力?
……
……
对于给虞春秋的那封急报,傅小官没有报太大的希望,时间,主要是时间!
按照薛定山的老谋深算,傅小官担心的是占领了七盘关的十五万大军,恐怕有十万已经行进在金牛古道之上。
若是如此,这十万叛军就将在这两天和虞春秋所部相遇。
所以虞春秋是来不及布置那些大炮的。
而今他之所愿,不过是虞春秋能够将薛定山所部拖在金牛古道,他需要至少六天的时间!
驾车的是苏珏,傅小官没有叫他出发,而是从马车里取了炭笔白纸又写了一张纸条。
他将这纸条递给了苏珏,看了看苏珏那高高的冠帽,问了一句:“大师兄,你那乌鸦没死吧?”
“上次差点被弄死……这是送给八师弟的?”
傅小官点了点头,“很急很急!”
苏珏没有再问,他取下冠帽,将这纸条绑在了乌鸦脚上,放飞了乌鸦——
“八师弟两个时辰之后会收到。”
“那就好,咱们回去。”
傅小官回到傅府并没有睡,他也没有去惊动三个夫人,他径直去了栖雪堂,从箱子中又取了两把燧发枪放在了身上。
徐新颜此刻也还没睡,她看着傅小官收拾着东西,问了一句:“这么晚你还要出门?”
“这次得出一趟远门。”
徐新颜微蹙了一下眉头,没有再问,她回了房间,片刻之后穿着一身劲装背着一个褡裢提着她的剑走了出来。
“你这是干啥?”
“陪你一起去。”
傅小官左右瞧了瞧,问了一句:“苏柔和苏苏呢?”
“柔姐姐最近胃口不太好,老是想吐,这些日子都睡得颇早。苏苏……苏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”
徐新颜说着这话,她和傅小官都没有发现苏珏老脸一红。
“我是去打仗,你去……会有危险的。”
“你都不怕我怕什么?”
傅小官抬起头来,看着徐新颜很认真的说了一句:“恐怕会和拜月教遇上。”

Categories
歷史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