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伶讀物

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 ptt-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展示

唐朝貴公子
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
韦玄贞听着,一时有些不自在了。
实际上,许多人听了都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西宁的地……涨了。
尤其是当初跟着三叔公去了一趟西宁的人,想到那么个不毛之地……
不过现在细细一想,当初对这块地是嗤之以鼻的。
只是而今……
韦玄贞还是有些不甘心,他感觉自己和许多钱失之交臂了,于是忍不住道:“当初精瓷,不也是起初的时候猛涨吗?”
这似乎已是韦玄贞的最后一点辩驳的能力了。
可崔志正却是不屑的样子道:“精瓷有何用,能吃,能喝?它真能带来收益吗?可是老夫在西宁购置的土地,只要愿意,便可在上头建了客栈,供胡商们休憩。我可以建起货仓,囤积货物。我可以建了宅邸,售给移居西宁之人。我还可以建牙行,甚至是建作坊。西宁城内和周遭的地,尤其是靠近车站的,有一块便少一块,这和精瓷……可是千差万别的。我实和你说了,这些地的价值,将来便是涨二十倍、三十倍,都一丁点也不夸张的!你可知道为何吗?精瓷不过是一个瓶子,而地……便是无限可能的。”
这番话,骤然间让人无言以对。
方才大家还同情崔志正,可现在……他们陡然意识到…
崔家……可能当真要复起了。
于是……众人开始精神失常起来,好似一下子觉得人生没有了意义一般,干点啥都提不起精神。
韦玄贞几个,则是偷偷凑到了崔志正的身边,低声询问:“崔公,崔公……这地真的还能涨?”
“绝对能。”崔志正毫不犹豫道。
韦玄贞还是有些不放心:“何以见得呢?”
崔志正正色道:“当初我与你怎么说的,可还记得?土地原本是没有价值的,一片荒地,一钱不值。可当它能种庄稼,它就开始值钱了。可它若是置身于闹市,那么价值就更大。只是……为何会有这个现象呢?同样一块土地,价值却完全不同。”
此时,李世民和陈正泰正招呼着一干力士将炊具和粮食从车厢里取下来,张千也吩咐人开始点起了篝火。
可是百官们却在另一边,聚在崔志正身边的越来越多。
只见崔志正继续道:“这其根本就在于,这土地之上,有多少价值。诸公想想看,修一条铁路是几千万贯,修一座城,又是上千万贯,除此之外,还有别宫,亦需千万贯,这是什么……这等于是说,未来西宁城以及周边方圆百里之内,单单那么个地方,就投入了上万贯的财富!这些财富,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吗?有了车站,就可以加快货物的流通!有了别宫,陛下要不要派宦官和禁卫镇守?紧接着,还会修建市场,而有了市场,就会有人流!”
“其实说白了,这土地的价值,并非只是土地这样简单。就如那长安城,若是长安城不是建在长安,那么长安的土地还值钱吗?它不值钱。可正因为大唐的皇宫在此,正因为有了东市和西市,正因为为了货物运输,而修筑了长安与其他地方的运河。其实……朝廷一直都在源源不断的将钱粮投入进长安城这块土地上啊。西宁现在也是一样,陈家投了上万贯,未来还可能投入更多,这个时候……买西宁的土地,就如捡钱一般,是必赚的!就算将来这些土地不拿出去卖,随便弄一点其他的营生,也足以可以保证家族从中得到大量的钱财。又何乐而不为之?”
“说起来,陈家现在其实一直都在压着西宁土地的价格,因为他们必须要考虑长远的计算,若是一下子将价格弄得过高,势必会让不少移居西宁的人望而却步。可是诸公,现在价格是压着,长远来看呢?一旦大量的人随着铁路抵达了西宁,人口开始增加,这地价……还压得住吗?即便是现在,西宁的土地增长了五倍,可实际上……那里的地价和长安城相比,还不过一成而已。现在就看诸公肯不肯赌了,若是你们赌陈家丢了万万贯的钱财进去,此后便置之不理了,这西宁没有了持续的投入,最终荒废,这可以。当然,你们也可以赌陈家花了这么多钱,绝不会轻易放弃,后续还要将无数的钱粮,源源不断的投入西宁和朔方一线,那么……那里的土地价值,定会暴涨!相比于长安和洛阳,相比于二皮沟,那里的土地,实在太廉价了。西宁城附近的土地,和关中一亩上好的耕地同价,诸公若是晓得计算,自然懂得老夫的意思。”
众人听着,有的皱眉,有的默然无语,也有人滋生出兴趣。
其实说白了,现在看到崔志正所购的地地价暴涨,他们当然是怦然心动的,可是要下定如此大的决心,这几乎和破釜沉舟没有任何的分别。
这世上……并不缺乏机会,缺乏的终究是勇气罢了。
而李世民的心情却是格外的好,他若有所思,向陈正泰道:“倘若洛阳与长安之间,也修一条这样的铁轨,如何?”
陈正泰道:“这个不成问题,只是花销不小,就是不知陛下……”
李世民看陈正泰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不禁笑道:“放心,朕有钱,难道这关内的铁路,还需你陈家来负担吗?朕知道你们陈家的钱已花的七七八八了。”
倒是没有花完……
陈正泰心里想,还有四五千万贯呢,我只是虚报了一下投资的数目。就如铁路来说,铁路起初的造价是很高的,可是随着铁轨的生产规模越来越大,其实造价会越来越低,还有新城的建造……
当然,这个时候陈正泰是有必要咬死了陈家已经投入西宁甚大,已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的。
毕竟……人有了钱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啊!
没多久,张千就先烤好了一串羊肉,小心翼翼地送到了李世民的面前。
李世民尝了一口,呸的一声吐了出来,瞪了张千一眼。
张千一脸幽怨,早知要野炊,该带御厨来啊。
李世民挥挥手,让张千退下。
而后继续对陈正泰道:“朕是万万没想到……世上竟有此车,可见你那二皮沟大学堂的益处实在太大,有这样的车,可值十万大军哪。这样朕思来,当初你请朕将此学堂冠以皇家二字,实在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。”
李世民并不傻,而且也很有见地!
造出这样的车来,不亚于是低成本的修建了一个大运河,那隋炀帝虽是劣迹斑斑,可是大运河的功绩,足以光耀后世,这是任谁都无法抹杀的。
可现在……李世民却很清楚,在自己治下,依旧有同样的功绩,这对于一直追求后世定位的李世民而言,乃是极浓重的一笔。
李世民道:“好好的将铁路修好吧,还有这车,还可继续改良?”
“正是。”陈正泰想了想道:“未来将在机械方面入手,看看还有什么可以改进之处,争取制出运载量更大的车来。”
“很好。”李世民点了点头:“此次,拟一个有功之臣的名单来,那研究院里……参与的人,都要分其功劳大小,报到朕这儿来,朕要好好的赏赐。这都是有大功的人,朕还指望……他们将来还能再立新功,告诉他们,朕以军功来论他们的功劳。”
军功……这就很有魄力了。
有军功是要封爵的,这不但有实实在在的好处,而且也意味着社会地位的提高。
想想看,那研究院里的数百人里头,若是出一窝郡公、县公和县伯、县侯和县子以及县男,这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啊。这研究院里的人走出去,想来都是横着的,像螃蟹一般。
而一旦这些人地位水涨船高,就意味着将可以吸引更多优秀的人进入研究院了,甚至……大量的读书人,将以能够进入研究院为自己毕生的梦想。
陈正泰乐呵呵地道:“儿臣回头就拟出一个有功的名册来。”
李世民道:“朕不吝啬爵位,我大唐需要的就是有功之臣。”
既然陛下开了口,陈正泰脑海里已开始有了算计了,他朝一直随在身后的武珝使了个眼色。
武珝会意,这拟定名册的事,还非得武珝来办才好,涉及到了蒸汽机车研究的人员,有三百多人,当然……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其中在蒸汽机车的研制过程中有重要贡献的,至少有十五人,其他功劳不小的,也有七八十人上下。大抵能报上去的人,只怕在百人左右。
而这百人到底有几人能蒙陛下赐予爵位,这虽完全看朝廷和宫中的意思,不过……这等事,反正能报上一个是一个。
此时,陈正泰道:“陛下,其实……这蒸汽机,并非只是眼下一个作用。”
李世民眼眸亮了亮,诧异道:“嗯?你说来听听。”
金夫银夫糟糠夫 下 千寻
“这作坊的制造,还有纺织,未来都可大规模的利用蒸汽机,所以儿臣希望,在朔方、西宁、二皮沟设立三家蒸汽机制造作坊,选用能工巧匠,专司制造和改进蒸汽机,不知陛下可有兴趣。”
“还能挣钱?”李世民顿时来了兴趣:“这个事,朕也不能时常关注,就让太子和你一起干吧,你回去之后,去和太子说一说。”
陈正泰忍不住翘起大拇指:“陛下物尽其用,人尽其才,令儿臣钦佩不已。”
这可不是人尽其才嘛,投资的事,让太子出面;得了好处,等东宫的钱攒的差不多了,再派禁卫将东宫围了,搜查一下东宫里有没有违禁的东西,而后得来的利润,便统统的给打包带走了,这简直就是……周扒皮啊。
不过这世上历来最难的就是太子,现在李承乾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发挥一下余热,也不是一件坏事,总比被自己的父皇认为自己有什么狼子野心的要强,不是?
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李世民似乎也一下子读出了陈正泰这话里有着别样的味道,道:“你在讽刺朕?”
“不。”陈正泰极认真的道:“儿臣是真心的钦佩,太子殿下年纪还小,陛下让他参与蒸汽机的制造,某种程度,其实就是磨砺他。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嘛!平天下要先治国,要治国,需先齐家,若是连一个作坊都管理不好,如何治国平天下呢?这既是陛下对太子寄以厚望,也是希望太子殿下能够在投资和治理的过程中,磨砺自己的心性。不过儿臣认为,太子殿下毕竟年轻,对于太子殿下而言,他追求的乃是过程而非结果。到时候……若是太子殿下挣了钱,以太子殿下现在的年纪,还是不要让他放在身上的才好。毕竟……金钱会腐朽人的心性,这是万恶之源啊。这些钱,最好送入宫中,由陛下代管,此为最宜。”
李世民颔首,心情似乎一下子又好了几分,口里道:“你是说到了朕的心坎里去了,朕也是这样想的。很好!”
李世民心满意足,他就是这样的打算,只是这个打算,自陈正泰口里说出来,就变得更加冠冕堂皇了。
因而,他显得很欣慰:“我大唐皇家,自然是要做天下的表率,父慈子孝嘛。”
陈正泰心里五味杂陈,一时接不上话了。
不过这野炊,很失败!因为这里的绝大多数人,都是五谷不分的家伙,所谓的烧烤,不如说是野外放火,不过众人都没有抱怨。没待多久,便有车马过来,接了李世民回程。
至于这里留下来的烂摊子,自然会有人来收拾。
陈正泰也坐上了马车,对他来说,这一趟,可谓是大获成功了!当然……现在还需等宫中的赏赐,而后……再看蒸汽火车出来之后的效果。
新时代的大门,似乎已经徐徐的打开了一条缝隙,能否真正的顺畅,却还要看后续的运作了。
武珝和陈正泰同车,陈正泰喝了一口茶,而后瞥了武珝一眼道:“方才你推辞了陛下的好意,是否觉得可惜?”
在他心目中,至少历史上的武珝,乃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,其实武珝已有许多次机会,能够如历史上那般,一步步走向她的人生高光时刻。
可似乎……此时的武珝,对于这些机会……都弃之如敝屣。
这就令陈正泰有些费解了。
武珝沉吟片刻,才道:“可惜固然是可惜,可是恩师……学生不过是跟着恩师,学了一些雕虫小技,就已有今日的成果。对于学生而言,那功名利禄,还有那些男子们的游戏,对于学生而言,又有多大的意义呢?恩师总说学生聪明。或许……这也是学生的聪明之处,在恩师身边,便可以学习到这么多真才实学,可以震动天下,那么……陛下的好意,对学生而言,也不过尔尔。何况学生已说过,学生希望一辈子侍奉恩师,既然说到,就一定要做到。岂可因为陛下的三言两语,便改换自己的意志呢?恩师太瞧不起学生了。”
陈正泰不禁感慨道:“此时我也不知你是聪明人,还是一个傻瓜了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李世民回到宫中,很快,陈家的一份章程便送到了紫薇殿里来。
李世民看着里头琳琅满目的名录,也不禁苦笑,对张千道:“这陈家,是真的一点都不客气啊,一下子送来了上百人的名册,陈正泰这家伙,不会是指望朕封出一百多个爵位吧。”
张千压下心头那股酸酸的味道,口里则道:“朔方郡王殿下十之八九,是想漫天撒网吧,又或者是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。陛下只需选一些功劳甚大的人,给一些爵位便是了。”
李世民却是苦笑摇头着道:“你想的太简单了!对真来说,这是最难的地方啊,因为朕根本不知道谁的功劳最大。比如这里头,有一个叫李罡之人,上头书写他的功绩是,改进了气缸的结构,增加了密闭性。什么是气缸,什么是密闭性,你懂吗?还有这里,一个叫陈长志的人,他的功劳是改进了钢料。他是怎么改进的,你懂不懂?还有这个,叫刘文杰的人,他提出了新的连杆工艺,使生产的效率大为提高……连杆是什么东西,你懂不懂?”
好吧,张千直接听的脑袋疼,因为这都是闻所未闻的词儿,陛下不懂,他也不懂啊。
于是张千道:“要不,奴去打听一下?”
“不必了。”李世民摇头,苦笑不得地道:“要打探,只怕就得先要学那陈家的课本,学完了课本,还需了解蒸汽机车的所有构造,那么……你这打探的人……到底是去上学读书的,还是去打探消息的?”
张千一脸为难的表情:“这……”
李世民叹口气道:“说起来,朕真是门外汉啊,所以看这章程,觉得好像每一个功劳都很重要,可想想又不对,总不能人人都有功劳吧。若如此……朝廷非要吵翻天不可了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第一章送到,求月票。

Categories
歷史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