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伶讀物

99u0x妙趣橫生小說 大隋第三世 愛下-第846章:楊侗心動了讀書-s6jdj

大隋第三世
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
“启禀圣上,新刀已经造好,请圣上验看。”少府监后院,眼见飞天神舟大出风头,有些失落的欧冶乾出来请示。
七天前,欧冶乾根据杨侗刻在地上的廓尔喀弯刀、七眼大狗腿弯刀、大马士革刀图案各画十份,然后由十名顶级工匠根据自己的理解,各造三把自己最理想的战刀,但他们知道刀好不好,只有身经百战的人说好了算,于是刀成之日,由工部尚书姜行本出面,请李景、王威、杨恭仁、杨善会、裴仁基、尉迟恭、罗士信、薛万均、谢映登、窦建德、萧铣这些实战经验丰富的大佬前来试刀。这些人心知杨侗打算用新刀取代军中横刀、匕首,试刀之时都用心体验。
召喚之都的熾天使 殘年陌雲
他们一一试过,各自说出了自己的看法,哪一把好,好在何处,哪一把不好,不足又在哪里,都被他们一一指点了出来,并且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。
之后,老将李景又提出了一个众所赞同的观点:他认为新刀的使用者是普通士兵,普通士兵的作战方式跟他们这些大将不同,使用方式也不同,他们代表不了全军将士对武器武装的诉求,在他建议下,又请来一批玄甲军老兵测试,果然不出李景之所料,士兵们给了许多与他们不同见解和看法。
欧冶乾等大匠综合兵、将意见,对整体设计、各个部位进行一一修改,得出最令人满意数据,造出最出色的杀敌利器,并且还衍生出了另外一把短刃。
欧冶乾等刀剑名匠对这四种新式刀具可谓是煞费苦心,如今刀已造好,都希望自己的心血汗水得到杨侗认可。
“朕都有些迫不及待了,快快呈上来!”杨侗高兴的说道。
接下来的攻略方向是伪唐所在的益州,因此杨侗不仅需要一支精通山地作战的精锐步卒,同时还要与之匹配的战刀,而长刀七眼大狗腿弯刀、大马士革刀,短刃廓尔喀弯刀,显然都比横刀宝剑、障刀匕首更适合山地丛林战。
“卑职遵命。”欧冶乾见到杨侗重视,心中的失落一扫而空,连忙让人将四把长短刀具呈了上来。
当这四把与众不同的战刀一出现,那些没有参与试刀的文武重臣面面相觑,本以为杨侗的朝露宝刀和圣武三十六势够古怪了,谁想这四种刀具还要古怪。
杨侗也呆住了,不过不是因为七眼大狗腿弯刀、大马士革刀、廓尔喀弯刀,这三把刀虽有变化,但他刻画的图案始终明显,而另一把短刃却让他震惊不已,这家伙活脱脱就是华国大名鼎鼎的99式伞兵刀。
情节之故,杨侗将这把国粹拿在了手里挥舞了几下,“匕首便携、轻快,是护身短刃,也是一名武士最后的武器,更加注重一击必杀,以防他人在受到重创后尚有余力同归于尽。只有刺才能使得敌人在短时间内丧失战斗力,其他的比划都难以一下子对敌造成重大的伤害,此刀除了刺击、切割功能,还兼具了劈、砍、锯、撬的特点……”他用手指细细的感受着刀背上的锯齿,继续说道:“武器也有它的寿命,当它砍劈一定次数的时候会崩口、卷口、折断。而我们的将士扎营时,往往拿武器砍树,这锯齿的存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代替刀刃,从而达到保护武器的作用。”
“圣上英明。”欧冶乾毕生精力都有刀剑之上,对武器珍爱如子,听到杨侗如此,顿时如遇知音一般,“这把刀是卑职等根据汉剑、横刀、军刺、朝露宝刀,以及另外三款新刀的特点设计出来短刃。其功能除了圣上所述之外,还能在夜袭时,锯敌军营栅、门栓而不会发出太大声音。另外一点,则是刀刃的颜色……”
杨侗闻言细看,发现刀身布满各种花纹,如行云似流水,美妙异常,充满魔性的纹路简直是人工雕琢的自然之美,而是色泽深沉的纹理也使刀刃不在夜间反光,显得更加隐密。他动容问道:“这是波斯花纹钢?”
“不错!”
“据朕所知,波斯花纹钢独特的冶炼技术和锻造方式一直是波斯人的技术秘密,偶尔有钢锭传入我朝,也是相当昂贵。这把刀的造价恐怕不止百金。”
“圣上有所不知。先帝在世之时,与波斯的萨珊王朝建立了友好关系,其国君库思老二世也曾到访大隋,进贡宝物;当时奉命经略西域的裴矩负责接待,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,从库思老二世的随行人员手中弄到了这些技术。”欧冶乾详细介绍。
杨侗大喜道:“意思是说,咱们也能造花纹钢了?”
“正是如此,我们现在也能冶炼花纹钢,而且方式也不算复杂。”欧冶乾说道。
杨侗好奇之极:“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?”
欧冶乾答道:“这项纪事,以及技术,是卑职在大兴宫前朝大藏书殿无意找到的。”
“原本还是副本?”杨侗又问。杨广为帝时,藏书有37万余卷、图书7.7有万多类,收藏之后,他还让人细心抄写一份,原本留在洛阳观文殿,之后被自己通通带去了邺城,现在又回到了洛阳观文殿,至于大兴宫大藏书殿收藏的则是复录副本。以自己对冶炼术的重视,以及诸多人员的多次归类,这花纹钢应该逃不掉的啊?
欧冶乾说道:“是裴矩的手抄本,字迹十分潦草,应该是仓促之间记载的。”
杨侗点了点头,“或是裴矩主动献给李渊的书籍,只是没有被重视。”
“应该是这样。”欧冶乾提醒道:“对了圣上,此书还在大藏书殿,归类在图志类,紧邻《诸郡物产土俗记》、《区宇图志》、《诸州图经集》,和裴矩编写的《西域图记》放在一处,名字,名字叫《世矩手记》。”
欧冶乾十分重视花纹纲,知道得十分详细。
“这名字,难怪不受人重视…”杨侗觉得这本《世矩手记》或许还有其他宝藏,立即便重视起来,吩咐阴明月:“明月,找出此书,拿去甘露殿。”
官场枭
“喏。”阴明月行礼告退。
網遊之騎龍戰神 東方天翼
杨侗将裴矩的贡献记在心上,又细细看了手中这把99伞兵刀,爱不释手的说道:“此刀朕收藏了。”
“多谢圣上重视,只是此刀尚未命名,还请圣上赐名。”欧冶乾大喜过望,杨侗的武库可不是一般刀剑能够入列的,那里边收藏很多传说中早已消失的刀剑,除了杨侗不时佩带湛泸宝剑、七星龙渊剑,以及‘暂时’属于皇后的纯钧剑、杨沁芳的承影剑,据说还有蚩尤宝刀、大夏龙雀…他虽未曾见过后两者,但份量估计是有的…自己的刀能跟这些神刃一起收藏,那是他这辈子最高荣耀。
“龙吟!”
“谢圣上赐名。”
杨侗看了看同样用花纹钢打造的另外三把刀,问道:“有没有不是花纹钢打造的?”
“有!”欧冶乾又让人送来四把中原钢铁打造的刀子,介绍道:“这四把用的钢铁和锻造方法和横刀相差不大。”
杨侗放下龙牙,拿起了适合骑兵使用的大马士革刀,对罗士信说道:“取把横刀互击。”
“喏。”罗士信从一刀侍卫手中接过一把横刀,准备就绪,两人对砍过来,只听当的一声脆响,横刀当场断为两截。
看到这里一个效果,所有人都傻了,便是试过刀的人,因为他们没有互砍过,所也被这效果惊得目瞪口呆。
横刀不是一个凭空而来的时代产物,它承自汉朝环首刀,经过数百年的改良,才有了今天的样子,若非本身具有强大的实力,也不会成为两晋南北朝和大隋军队的制式装备了。
然而现在竟被同种钢铁、同样锻造工艺的新刀斩为两半,实在让人难以相信。
“这其实很好理解!”看到众人的表情,杨侗指着刀给众人解释:“这把刀刀身带有弧度,前段凸出的刀身有聚力之效,后段凹进有助力奇效,当朕一刀砍出,所有力量集中到了中前部,再加上中后部的辅助,所以威力格外强大;而横刀刀身笔直,小罗砍出来的时候,力量分散在整个刀身,产生的力量和速度都不如朕这把刀快,就像菜刀砍骨头,整个刀刃砍的时候,不仅砍不断,搞不好还会崩口,若是换成紧靠刀柄那一点刀刃去砍,那么大多一刀两半,而且刀刃不伤。”
下过厨的人手腕动了动,立即领悟,另外一些人则似懂非懂。
杨侗继续说道:“正所谓人无完人,与其追求不可能实现的完美,倒不如专注于一方领域,比如说不适合学武的人,可以专注文道,不适合文武的人,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专注某一行,只要努力,多少会取得一定的成就。人如此,武器亦然。此刀就是放弃大半刺击和破甲能力,专注于骑兵最常用的砍劈之道,只要在马背上使用,它就能取得类似刚才那样的奇效。而且就算是步战,它在对砍的时候,也能加大持此新刀士兵的力量。若是稍微一扭一滑,前半部立即伤到对方手腕,令敌人受伤弃刀。”
“而我大隋铁骑弓弩远攻,长兵器则是近战首选,战刀其次,这种凶煞的新刀令我大隋铁骑在平原上猛如虎,赐名虎啸。”
毒醫狂後
杨侗说完,将这把新刀交给在场武将体验。众人听了杨侗这么多详细介绍,依照砍劈的特性挥舞一番,眼里满是赞叹之色。
杨侗又将七眼大狗腿弯刀拿在手上:“这把刀是一种反曲刀,刀肚较宽,刀身向前弯曲,它的反曲刀刃弥补其不能刺杀的不足,取而代之的是其强大杀伤力。既能在冲锋战中砍劈,也能在近身肉搏中挑、刺、剁、点。而且砍能致命、刺能破甲!比起横刀要胜过很多…这是步卒的战刀,刀盾兵、重弩兵配备这种战刀,他们的近战能力也能得到加强。它的功能更接近一把刀加上一把斧头,所以它还是山地丛林战的利器,能在密林中砍伐树木,开辟出一条道路,让我军如履平地、健步如飞,就叫它为……”一时间,杨侗也想不出适合的名字。
杨恭仁见状,说道:“我军将士是一只只老虎,在这战刀在丛林之中如虎添翼,不如就叫虎翼好了。”
杨侗亦没有异议。这是大隋独家铸造的兵器,自然不能叫大马士革刀、狗腿弯刀,而且表面上看相似,实际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区别。
欧冶乾问道:“圣上,那这把小虎翼呢?”
“这把短刃缩小之后,其实已经失去了它的价值,将它连同数据一起封存起来,说不定哪天可以用来借鉴。”
杨侗深知这个民族素来注重承传,人如此,在武器装备的研发方面也是这样,不然也不会有承自汉代环首刀、斩刀剑的横刀和陌刀。只是太过注重传承的民族风格,也意味着思想受到束缚,失去创新意识,只会在已有的东西基础上敲敲打打,很难造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杀敌利器。
而这几款样式古怪、威力无穷、符合人体力学的刀具,是一次改革、是一次创新,是刀剑进步的一个阶梯,为工匠的开拓创新起到积极作用。
真相收集簿 晨晨powa
——————
“喏。”实际上,欧冶乾也觉得不如龙吟,要不是没有得到杨侗准许,他甚至都不会打造出来。
……
如今山地战、丛林战的武器有了着落,且因为将与伪唐作战,杨侗让少府监先大量制造虎翼、龙吟模具,尽快批量生产出来。
接下来自然就是训练山地丛林战的兵种了,而谢映登带来第五军团只是压缩了两万编制,并没有被打散打乱,能够立即投入到训练之中。这些兵本身就是精锐中的精锐,人人都有足够的底子,倒不必从头开始。
就在杨侗加紧练兵之时,一封来自长山群岛海军主将周绍祖的请命书,令杨侗动容。
周绍祖请命航海,想要去太平洋对岸看看。
这让杨侗感到震惊,又震奋。
千百年来,西亚都向往东方强盛富裕的国度,他们的商贾怀着崇高的求财之心,从千山万水、戈壁荒漠来到神秘而富庶的东方古国,把东方华美丝绸、精致瓷器带回西方,成为西亚贵族视为身份地位的奢侈品。
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,他们意识到丝绸之路漫长道路的风险,便慢慢开辟海上的航路。然而造船技术一直领先于世界的东方,却在远洋航海的技术落后西方。
或许,自己应该带这个头。
但是太平洋广袤辽阔,直径两万余里,从这边到那边的大海之上风起浪涌,台风、海啸肆虐……几乎任何一个意外,都能轻易使得这一支船队舟覆人亡,连一朵浪花都冒不起来。
后世欧罗巴洲人之所以能够完成全球航行、探索新大陆,不仅是有先进技术,而是他们手中拥有着一代代人前赴后继、用生命所换取的航海经验。
但是就这么放弃的话,杨侗着实不甘。
这不单是大洋彼岸的美洲大陆有无数种高产粮食作物;更是自己要是不支持这种探索精神,恐怕之后就没人支持,没人去走了。
据他所知,著名航海家麦哲伦那支由270多名水手、5条船组成的探险队,在损失过半船员和船只的情况下,才越过了南美洲南端,进入太平洋。经历3个多月的艰苦航行,他们越过关岛来到菲律宾群岛。
从他们的人数、船只数量上看,这貌似是一次爱好者的行为,若是大隋官方支持周绍祖航海,那么他的条件想必要好得太多,而且以龙骨、滑轮组合的战船而言,未必承受不住海中风浪,至于粮食的话,多带些船只过去好了。而从倭奴岛出发,船队所经海域要比麦哲伦小得多。
细细一想,杨侗心动了。

Categories
歷史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