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伶讀物

11vr6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-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李煜實在是太可怕了-e18pt

隋末之大夏龍雀
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
众人出了大殿,岑文本看了魏征一眼,叹了口气,说道:“玄成啊,这也是陛下大度,否则的话,今日这些话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,你想过了陛下盛怒的结果吗?那一万多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陛下也不是每个时候都是好心情。”
魏征嘴巴张了张,最后还是摇摇头,刚才瞬间,他是害怕了,冰冷而无情的目光,就好像是神灵俯视苍生,好像是在看蝼蚁一样,他已经感觉到一股杀机笼罩着自己,让自己不敢动弹,心中生出无限紧张。
正是如同岑文本所说的那样,若不是李煜心情好,加上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岑文本和长孙无忌两人,他还真的不能确定李煜会不会杀了自己。
“陛下上次在辽东是如此,今日在洛水之上也是如此,若真的出了事情,当如何是好?难道就凭借那道密诏?恐怕有些不妥当,两位大人以为呢?”魏征忽然说道:“若是早定了国本,想来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”
岑文本和长孙无忌听了默然不语,这个话题实际在朝中早就议论,岑文本实际上对这件事情也是持保留意见,长孙无忌心中有其他的想法,只是他这个时候并没有接过话头。
“秦郡王英明神武,聪慧绝伦,下官认为可以为太子,下官准备请陛下立太子,两位大人以为如何?”魏征接着说道。
“呵呵,魏大人的心思是很好的,但这件事情既然陛下已经有了定论,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在这个时候讨论此事恐怕有些不妥,不如等等再说。”岑文本劝慰道。
“是啊!现在诸位皇子都没有长大成人,以后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,能不能继承陛下的江山,我们都不知道。陛下这个时候并没有确定正式的太子,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毕竟想要成为大夏的太子,继承大夏的皇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长孙无忌赶紧说道。
魏征嘴角抽动,岑文本却是深深的看了长孙无忌一眼,他说的话是一番公心,但眼前的长孙无忌就不一样了,他的外甥可是皇子,而且长孙娘娘在宫中也是比较受恩宠,也是嫔妃之一,按照李煜的想法,只要是青年才俊,有这个能耐,未必不能继承皇位。
“好了,这件事情陛下那边已经有安排,就不要讨论,陛下明日就要回燕京,本官也要跟随陛下身边,哎,原本这件事情是本官来办的,但现在有两位在,想来杨弘礼这件事情很快就能查清楚的。”岑文本一边走,一边说道:“本官怀疑裴蕴之死和大明尊教有很大关系,现在大明尊教人死了不少,这件事情的最后结果是什么,实际上并不重要了。”
“阁老担心的是杨大人最后的定罪吧!”长孙无忌顿时明白岑文本的担心。
岑文本点点头,说道:“虽然裴蕴和裴普的死和他没有关系,但是他为官以来的所作所为,都已经让他没有这个资格在朝为官了,陛下的意思是贬到西北去。两位大人明白陛下的意思吗?”
长孙无忌和魏征两人顿时明白李煜的心思,左右两人前来,就是为杨弘礼洗脱罪名的,找到合适的理由将杨弘礼贬出去。
长孙无忌和魏征两人听了之后,顿时叹了一口气,原本两人还以为自己前来能大干一场,揭露官场上的弊病,从杨弘礼身上挖出更多的东西来,现在才知道,自己来这里,不过是为了杨弘礼脱罪的,完成李煜的决定来的。
不过,满朝文武不都是如此吗?数百人围在李煜身边,完成李煜的任何要求吗?长孙无忌心中有些不满,不过他没有说什么,杨弘礼已经被赶出朝廷,下次想要回来何等的困难。朝中失去大臣支持的秦郡王最后能走多远,谁也不知道。
“也罢!下官知道了。”长孙无忌轻笑道:“想来也是,杨大人虽然有些错误,但说他杀了裴蕴、裴普两人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“他不会蠢到那种地步的。”魏征也点点头,大家都不是傻子,杨弘礼杀人也不会采取这种办法。而且这是李煜的要求,魏征也不敢违背。
且不说两人留在洛阳处理杨弘礼之事,李煜第二天的时候真的下旨返回燕京,不过,在这之前,李煜下旨秦郡王李景睿监国有功,册封为秦王,成为诸皇子中第一个晋爵亲王的皇子,这似乎在预示着什么。反正朝中因为此事又有了新的变化。
官道上,荣镇川领着十几个青壮,还有几十辆马车缓缓而行,除掉这些青壮之外,还有三十个劲装汉子,手上拿着战刀,骑着战马护卫在马车周围。这些汉子就是镖师,一般是由军中将士退伍之后,召集身边的族人组成的,护卫商队行走天下,获取一些报酬所用的,也是刀口上赚钱,不过,总比在战场上安全。一般的商队,也会聘请一些镖师护卫左右。
“陈护卫,像你这样的镖局很多吗?”荣镇川看着身边的中年汉子,虽然有些年纪了,但身上的气势挺足,一手拉着缰绳,一手握着战刀,面色冷峻,让人不敢小觑。
“多,很多。”陈护卫哈哈大笑,说道:“虽然我们在四十岁退役之后,朝廷也会支付大笔的钱财,但我们四十岁的时候还是能打之年,回家之后,总得找点事情干,大多数袍泽都是带着家乡的人组成镖局,行走天下。但只要陛下一道旨意,我等就会立刻披挂上阵,为大夏浴血疆场。”
“厉害,厉害。”荣镇川心中暗自惊骇,他知道大夏的军队并没有多少,一般都是征召十六到四十岁的士兵,若是没有上升到一定级别之后,十五年或者四十岁的时候肯定会退役。没想到,这些人退役之后,还会行走在刀尖之上,组成镖师。到现在为止,大夏有多少士兵退役,又有多少镖局在大夏境内行动。这些人听到一声号令,就会重新集结,大夏境内将会有多少潜在的老兵,荣镇川心中慌乱。
“那是自然。”陈护卫得意的说道:“以前当兵杀敌,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现在退下来之后,才知道当兵的好,赋税是常人的一半,再看看这镖局,虽然苦点累点,但想要成立镖局,十人镖师中必须有三人是出自军队,否则的话,是没有资格行镖的。”
荣镇川点点头,十之有三,这样的比例就是为了保证镖师队伍的纯正性,甚至他还能断定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比例还会增加。大夏建立的时间决定着这种镖局还不是很多。
“驾,驾!老大,后面有大军来了。盔甲明亮,武器精良。”身后有一匹战马飞奔而来,一个年轻人大声说道。荣镇川看的出来,坐下的战马并不是最好的,但比一般的步兵要好的多。
“避开,快避开。”陈护卫面色一变,赶紧说道:“大军行进,任何人或者队伍都要避开。”陈护卫狠狠的抽了战马一鞭子,就指挥着马车让开一条大道。
荣镇川也不敢怠慢,也驱赶着战马,避在一边,双目却是望着后方,他想看看,是朝廷哪只大军,居然会出现在这条道上。
很快,大地在颤抖,就见红色的骑兵出现在众人面前,就好像是火焰一样,呼啸而来,这些骑兵盔甲鲜明,威武而彪悍。
“是御林军,是陛下的亲卫骑兵。”陈护卫好像发现了什么,从战马上跳了下来,大声欢呼道。他身后的镖师中也有几个人跳了下来,跟着陈护卫身后并排站在一起,抽出腰间的战刀,竖在胸前行了一个军礼。然后就是那些镖师们也翻身下马,抽出腰间的战刀,学着他们的样子,行了军礼。
“好一支彪悍的骑兵。好一个大夏士兵。”荣镇川看着眼前的一切,脸上的惊骇之色再也藏不住了,这些镖师,就算已经成了庶民,退出了大夏的军队,可是军纪仍然藏在他们的心中,影响着他们的一切,连带着身边的镖师们都被影响了。
“行礼。”骑兵缓缓而过,为首的校尉看见路边的镖师,也瞬间抽出了腰间的战刀,同样行了一个军礼。
“是大夏皇帝的銮驾。”荣镇川这个时候却没有注意到这样一切,他看见了御林军中间的銮驾,是三辆一模一样的马车,马车高贵庄严,每辆马车都是由九匹白色战马拉着,有十二名士兵护卫着,每辆马车中间相距二十步的距离,这是大夏皇帝的銮驾,只是谁也不知道,大夏皇帝是在哪辆马车上。
“退伍骁骑营丙字屯陈彪率麾下镖师恭请陛下圣安。”陈彪也发现了李煜的銮驾,脸上露出激动之色,收了战刀,单膝拜倒在地。
“恭请陛下圣安。”不仅仅是身后的镖师,就是荣镇川这个时候,也不得不从马上滚了下来,拜倒在地,山呼万岁。
“骁骑营陈彪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陈彪面前出现了一双战靴,然后就听见头顶之上出现一个温和的声音,声音威严而亲切。
“假屯长陈彪拜见陛下。”陈彪心中激动,他知道自己面前的是谁,没想到,大夏皇帝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和自己说话。
战争与和平
“你很不错。”李煜看着面前的三十人的镖师队伍,心中很是欣慰,自己的政策得到了认真的执行,这是一支散落在民间的预备士兵,只要稍加训练,就能投入战场使用,等到几十年之后,大夏境内的预备兵力将会有多少,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,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队伍忠于朝廷,忠于自己,这是何等幸运的事情。
最后一发子弹
“谢陛下夸奖。”陈彪按住心中的激动,大声说道:“末将永远忠于陛下,忠于大夏。”
—————
阴棺迁葬 鸿鹄九天
“很好。”李煜看着身后的三十人的队伍,从一边的御林军手中接过战刀,猛然之间大声吼道:“假屯长陈彪,列队!”
陈彪听了双眼一亮,虎目中闪烁着光芒,抽出战刀,转身向后,大声吼道:“列队。”对面的二十九名镖师也是一愣,很快就明白了什么,纷纷排成了一排,虎目放光,望着不远处的大夏皇帝。
荣镇川早就忘记了心中的恐惧,他死死的望着远处健壮身躯,阳光照耀下,显得十分高大而威严。他似乎明白了李煜下一步准备做什么。
相女種田:玩轉大宅門 紅蕾
“将士威武!”
異界戰略大師
“陛下威武!”
“大夏必胜!”
“陛下万年!”
三十人的队伍很短,但呐喊声很响亮,不仅仅是这三十人,身后的三千人御林军也抽出战刀,一起高呼起来,声音直上云霄,让人听了热血沸腾。
“好好干,好好的活着,朕希望永远再征召你们的一天。”李煜拍着众人的肩膀,大声说道:“朕感谢你们,感谢你们曾经守卫大夏的荣光。”
“末将等永远效忠陛下。国之所命,一往无前。”陈彪心情激动,此时此刻,他将昔日的委屈抛之脑后,有如此帝王,是自己的荣幸,也是天下子民的荣幸。
“好,好。”李煜连连点头,他上了銮驾,御林军护卫着銮驾消失在官道上。
而陈彪等人却是等到看不见李煜銮驾的时候,才继续护卫着荣镇川等人朝燕京而去。
李煜的銮驾离开了,并没有和荣镇川打招呼。但荣镇川却深深的恐惧。他看到一边士气高昂的陈彪等人,心中一阵感叹。
军心士气尽归大夏皇帝,难怪李煜能在十余年横扫八荒六合,一统天下,开疆扩土,建立了前人从来没有建立过的功业,有这么多替他卖命的人。这一刻,荣镇川相信,就算是李煜让陈彪去死,陈彪也会毫不犹豫的去自杀。
从来没有哪位帝王会在乎一个三十人的小队,銮驾特地为三十人的小队而停留,专门检阅三十人的队伍。他相信,不久之后,大夏皇帝检阅三十人的镖师小队的事情将会传遍天下,大夏镖师队伍在此刻为大夏皇帝所用。
“李煜,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。”荣镇川上了自己的马车,脸上还有一丝恐惧之色。
“大尊。”马车内,一个慈眉善目的女子望着眼前的荣镇川,迟疑道:“您有心事?”
“是啊!大夏皇帝不简单啊!刚刚一幕你也看见了,你有什么感受?”荣镇川望着面前的女子,她是大明尊教的善母沙芳,当然她真正的名字不是沙芳。
“其他的不知道,但这招拉拢人心的本事让人震惊,面前不过三十人的小队,武艺也不过如此,可是他仍然停下銮驾,亲自检阅这三十人的小队,足见李煜对这些人的重视,这几十人日后还不是对大夏忠心耿耿,推而广之,不久之后天下人都会知道这一点。”沙芳柔和的双目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。
“是啊!就冲着这一点,莫说是当年的王世充,还是后来的太子殿下,都做不到这一点。”荣镇川摸着胡须说道:“两人都能礼贤下士,真的也好,假装的也罢!但做的如此自然的却很少。”莫说在李世民王世充等人眼中,就是在荣镇川看来,像陈彪这样的人,不过是一群蝼蚁,利用一下也就算了,可是真的信任,倚之为心腹的,却是少之又少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可是李煜却做的很自然,平易近人,让人感觉到十分的舒坦,愿意为大夏皇帝效力,哪怕战死疆场也是心甘情愿的。
“很可怕。”沙芳叹息道:“我们在洛阳,败在这样的人手中不冤。”
荣镇川目光深处多了一些担心,还有一丝恐慌,这样的人若是效忠对方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,可惜的是,现在自己是对方的敌人,凤卫正在满天下的找自己呢!
“是啊!可惜的是,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”荣镇川苦笑道。
“大尊可是害怕了?”沙芳看的分明,忍不住说道:“眼下我们只能潜伏起来,等待机会。皇帝陛下英明神武,天下之大,无人敢反抗,可是天下人真的臣服他了吗?我看不见得,天下的世家大族们,都恨不得天子去死,他们正在谋划着什么。”
“这点我自然知道,滕王还小,就算我们取得了成功又能怎么样?还不是需要等待。”荣镇川摇摇头,他拍了一下大腿,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现在我们只能是等,等待机会,这次去了燕京,别的事情不要做,暗中发展就是了。只是燕京是凤卫的老巢,一切都要小心。”
“那就找武士彟帮忙,我们尽量不要用燕京人,用关中、陇右的人。”沙芳目光敏锐,一丝杀机一闪而过,说道:“想办法拉那些大臣们下水,只有这样,大夏的凤卫才不敢找我们的麻烦。”上面无人,不仅仅是凤卫会找这些人的麻烦,就是燕京的衙役也会如此。
“除掉双娇之外,其他的人都可以用之。”荣镇川心中还是有其他的想法。
“大夏皇帝身边美女无数,是不会看上双娇的。”沙芳看出了荣镇川心中所想。
“不,绝对不会的,你是不了解男人,大夏皇帝一定会召见她们两人的。”荣镇川很有把握的说道。

Categories
歷史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