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伶讀物

nqvrq都市小說 木葉之賊手 起點-第七百五十八章 曉之青龍閲讀-t1h5d

木葉之賊手
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
“很好,风影大人能够有此理智的决定,我很欣慰。”
纲手放下手里的卷轴,脸上流露出一抹轻笑,看着这名前来送信的砂忍道:“我即刻书写回信,你一路奔波劳苦,就先下去休息吧,静音。”
“是,火影大人。”
静音立即走出,带着稍微放松下来的砂忍走出火影办公室。
纲手低下头看着这份字里行间诚意恳恳的书信,无奈叹了口气,不过她可不是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,自然不会因为这么一封信就放弃已经做出的选择。
想到这里,她视线移到了沙发上,只不过此刻那里已经空无一人。
“到哪一步了呢?”她低声自语道。
根部基地。
武道本纪 天真的修罗
夏树手里握着一枚飞雷神苦无垂头盘坐在地,与此同时,远在砂隐村中,那名将最新情报送至风影办公室的砂忍走入一条无人的偏僻小巷,双手结印施展土遁陷入地下,然后就此彻底闭上了双眼。
一抹灵光掠空飞遁,刹那间就从砂隐村来到了木叶,最终朝着郊外某处坠落下去。
“呼!~”
神女傾世:帝君至尊後
夏树长舒一口气,伸了个懒腰同时从地上站起,然后松开手里的飞雷神苦无。
天龙任逍遥 梦幻黑焱
嗤!
苦无尖峰刺在地上的轻微声响中,夏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。
痕魂复刻版 我如止水依旧寂静
……
雨之国。
雨隐村外的洞穴里。
小南带着一脸桀骜的岩隐叛忍迪达拉走进这里,对后者略微有些聒噪的话语完全不做理会。
“就是你了吗?”
仙剑梦貘之惑 诺辰安
强烈的威严之气随着这声话语,从洞穴之中涌出,就算是以制造恐怖袭击为乐的少年迪达拉也不由得神经一崩。
不过,连土影都敢叫板的迪达拉很快就回过神来,并且为自己刚才的紧张大为恼火。
“什么就是我了?你是谁啊?!”迪达拉超过小南,对着传来声音的漆黑洞穴喊道。
“我是晓之的首领,代号为零。”
脚步声缓缓渐近,在空旷的山洞中回响,迪达拉只觉有一只庞然凶兽朝他而来,步步逼近,就算嘴里喊叫着谁都不怕,此刻也忍不住有种心脏提到嗓子眼的感觉。
这究竟是什么怪物,就算是老头子也没有这么恐怖的气势啊!
就在迪达拉心脏狂跳的时候,天道佩恩走到了火把的光芒中。
而看到对方的真面目后,迪达拉不禁一怔,也不紧张了,甚至还试探着问道:“这是……行为艺术?”
听到这话,小南看了眼迪达拉,然后看向天道佩恩。
机甲格斗士 楚小坏
“在身上穿孔打钉的我见过,不过像你这样的还闻所未闻,还有,你的眼睛,是纹的吗?”迪达拉眼睛一亮,连忙走到天道佩恩身前,边绕着打量边问道。
卫雁 说书人苏子悦
天道佩恩面无表情地看着仔细打量他眼睛的迪达拉,没有做出回答,而是缓缓抬起了一只手。
“神罗天征。”
嗡!——
空气突然嗡鸣作响,强大的斥力涌现,迪达拉没有任何防备,顿时惨叫一声弓着腰倒飞了出去。
嘭!!~
这位叛逆少年重重坠地,又翻滚了几圈才停下来,最终面朝下趴在地上的时候,更是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不过,迪达拉的叛逆可不是跟家长对着干那种,此刻遭受这般打击,嘴里的血还没吐干净,就已经爬了起来,同时把手伸进了腰间的忍具包里,掌心的嘴巴立即吞下一大口起爆黏土。
“你这家伙,竟然偷袭我!”
迪达拉满脸怒色地大吼,话音未落,突然抬手一挥,几支白色的小鸟就从手中飞了出去。
我那逝去的懵懂歲月
天道佩恩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,抬起手臂一挥,一根黑棒就握在了手中,下一刻嗖地破空飞出。
几根黑棒精准命中白色小鸟,这种蕴含阴阳遁之力的物质,令起爆黏土的效果尽消,就算迪达拉结印大声引爆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“什么鬼?黑色的雷遁?还是实质的?”
迪达拉看着被黑棒钉在地上的小鸟完全愣住了。
就在这时候,小南走到了迪达拉的身旁。
“我记得对你说过,晓组织没有太多规矩,但是,对首领一定要保持敬意。”小南语气淡淡地道。
“我……抱歉。”
迪达拉看着小南,愧疚地低下了头,这位爆炸艺术的前辈,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折服了他,结果自己却忘记了对方的教诲啊。
“先去休息吧。你已经是晓的青龙了,之后会带你认识组织里的其他人,因为晓组织成员是两人一组的,所以到时候要看你跟谁更合得来。”小南依旧淡淡地道。
“好吧,小南前辈。”
迪达拉还想说些什么,但在小南的双眼下,最终闭上了嘴巴,跟随晓的外围成员离开了这里。
这座洞穴经过了特殊的建设,已经成为了晓的据点之一,除了空荡荡的洞穴外,内部还有许多房间,此刻天道佩恩就带着小南来到了深处的一间屋子。
“爆遁是种威力不错的血继限界,迪达拉年纪还小,有极大的可塑性。”小南对天道佩恩说道。
“嗯。”
天道佩恩知道小南话里的意思,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,只要小南认可迪达拉可以作为晓的成员就没问题。
“你在担心什么?”
小南沉默了片刻后问道:“岩隐的动作?”
“不止是岩隐。”
天道佩恩沉声道:“最近忍界各处都不安定,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。”
“又要发生战争了吗?”
小南眉头微皱,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接着道:“这跟我们预料的不符,需要调整计划吗?这或许也会给我们提供的机会。”
“晓目前还没有准备完备,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,混乱或许会给我带来许多机会。”
极度惊悚 易水歌
说到这里,天道佩恩沉吟了一下,然后决定道:“就先以岩隐为目标,接下来派人盯着草之国,如果岩隐接下来依然没有找到草忍的痕迹,晓就以雇佣兵的身份与之接触。”
“我明白了。”小南点点头道。
就在晓组织的这两位最初创立者商议未来计划的时候,一条小蛇悄悄游弋着来到了山洞基地的地下囚牢之中,看到这里唯一的囚犯后,以极其夸张的比例张大了嘴巴。

Categories
其他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