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伶讀物

dsj3k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-第152章 包裏的藥劑閲讀-q8itm

男人三十不回頭
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
车厢内,陈风将南宫敏放在后车位,打开车内灯一看,吓了一跳。
強制寵溺 赤念
此时的南宫敏脸色煞白,嘴唇发紫,牙齿不停打颤,全身一会冷一会热,手紧紧地抓着陈风,因为过于用力,指甲都嵌入陈风的肉里。
“你怎么样了?怎么突然这样?”
陈风赶紧把车里暖气打开,又找了张毯子给对方披上。
面对陈风的问题,南宫敏死死地盯着对方,陈风能感到对方想说话,可那不断打颤的牙齿,让她始终无法发声。
“忍一下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陈风撂下一句话,直接坐到驾驶座,绑好安全带准备开车。
“别…不…不能去医院……”
陈风刚准备开车之际,南宫敏似乎回光返照,硬是强撑起身体拉住了陈风,眼神里带着苦苦的哀求。
“靠,你都这样了,还不去医院,别死在我车里啊。”
陈风怼了一句,拉开对方的手再次准备开车。
機神傳說 開玩笑
“药…药…包…包……”
南宫敏边说边不断喘气,那上下起伏的胸口越来越烈,陈风能感到对方明显有缺氧的迹象。
他不再迟疑,拿起对方的挎肩包直接打开,包不大,里面零零散散不少女人小物件,甚至对方还随身带着套套,陈风一阵无语,但他也懒得搭理,继续翻找着:“药在哪啊?没有啊……”
“暗…暗…暗格……”
南宫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了一声,然后整个人瘫软在后车座,一动不动,貌似昏厥了过去。
陈风赶紧翻了一下,果然在包内的底层有个暗格,拉开不显眼的拉链,里面的东西却让陈风震惊,一瓶透明药剂,一根细细的针筒。
“艹,不会是违禁药吧?”
陈风碎了一口,回头看了眼南宫敏,此时对方早已失去知觉,整个人缩成一团,蜷缩在后车座上。
陈风赶紧伸手在对方鼻孔处探了一下,发现对方还有微弱的鼻息,心头的恐慌稍稍舒缓了一些。
可这女的怎么办呢?
不管不顾,直接走人,万一对方真的挂了呢?自己会不会成为帮凶……
扔路边?万一被歹人掳去,凭她的姿色,不死也半残……
送医院?那不是等于直接把人送牢了……
陈风突然明白为什么对方身份那么显赫,丝毫不缺钱却还玩命跟劫匪争包包,明显人家争的不是包,而是药。
乱七八糟的想法在陈风脑里转了一圈,他也没拿出个主意,进退两难,犹豫不决。
此时的南宫敏似乎药性再次发作,她全身开始不停发抖,嘴角甚至还有白色唾沫流出,双拳紧紧地握着,双脚乱蹬,车子被对方弄得摇摇晃晃,跟打仗似的,她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,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。
師徒逍遙遊
英雄联盟之王者无敌 水煮鱿鱼
“啊!”
南宫敏突然一声吼叫,像野兽般不停张牙舞爪,拼命抓着自己的头发喊着:“药,给我,给我……啊……”
絕寵嬌妻:陸少的寵妻
陈风没见过犯瘾的病人究竟是什么样子,初见看见,纵使内心强大,此时的他也是吓了一跳,慌乱不已。
“别抓了,再抓该出血了。”
陈风抓了南宫敏的双手,死死地按住了她,避免她伤害自己。
“药,给我药,求你……求你了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,药……”
南宫敏拼命挣扎了,手脚并用,陈风身上和手上都不知道中了多少招数,可对方依旧如同疯子一般,力气出奇的大,这一幕让陈风瞬间想起了发疯的邓瑶,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“啊,姑奶奶,你干什么?”
陈风一个恍惚不留神,南宫敏趁机对着陈风的手臂狠狠一咬,疼得陈风龇牙咧嘴苦不堪言。
陈风扯了几下没能阻止对方,索性一个用力,南宫敏砰的一声直接撞到车门上,整个人也晕了过去。
“哇,妈的,今晚是走了什么霉运,祸事一件接一件。”
陈风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臂,此时的手臂上印着一个深深的大红血印,哗哗冒着血丝。
九州四海十二島 西昆侖
对方难得的安静,让陈风知道不能继续迟疑,必须找个地方安置一下她,否则等下不知道又要折腾处什么幺蛾子。
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,然后挂上车挡准备离开。
“咚咚咚。”
车窗突然响起一阵敲击声。
陈风心头一震,转头瞄了一眼,来人的身份更令陈风吓出一身冷汗,脑海里思绪万千,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安静睡在后车座的南宫敏,有些不知所措。
车子发动机嗡嗡作响,很明显是躲不过去的,敲窗声还在继续,陈风深呼了口气,缓缓打开了车窗。
“你好,请问有事吗?”
陈风强压着内心的惶恐,装作镇定地看着眼前两个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。
“先生,我们接到举报,说你在这里大喊大叫,吵到临近居民休息了。”
执法人员审视了陈风一眼淡淡说道。
“哦,不好意思,今晚朋友聚会,女伴喝醉了,吵得比较大声,现在睡着了,我立马就走,实在抱歉。”
陈风微微一笑答道。
“喝酒了?”
执法人员皱了皱眉头:“喝酒了是不能开车的。”
“我知道,所以一直在这等着别人来开呢,否则早走了,也不至于扰民,对吧?”
陈风灵机一动,赶紧扯了个谎:“车子启动也只是开开暖气,不然太冷了。”
执法人员对视一眼,狐疑地对着陈风说道:“先生,麻烦身份证,我们要核查一下。”
生化末世之幸存者
“身份证?”
陈风叨囔一句,无奈之下缓缓下车掏出了自己和南宫敏的身份证递给了对方,心里却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。
南宫敏随时会醒,兜里还藏着违禁品,又遇到突发状况,陈风内心砰砰直跳,后背上的冷汗就没断过,他眼珠子360度不断旋转,一边祈祷着不要节外生枝,一边思索着如何应对。
执法人员拿着两人的身份证,又对着对讲机叽里呱啦说了一通。
街是如此的静,夜是出奇的冷,外套还披在南宫敏身上,陈风不停地搓着手掌,像个多动症的孩子一般,不断跑跑跳跳,即便此时没有抽烟,嘴里都能呼出白烟。
执法人员查看了一番,发现并无异常,甚至南宫敏的身份特殊,对方估计早有记录,只是往车后座瞥了一眼,又把身份证递给了陈风,警告道:“大冬天的别在外面瞎转悠了,声音小一点,别吵到附近居民。”
“唉,明白,明白。”
陈风明显松了口气,连连点头。

Categories
都市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