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伶讀物

7c223優秀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-第127章 女大三,抱金磚相伴-iexzr

妻子的難言之癮
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
我去?
脱衣服几个意思?
我妈在隔壁屋没睡,米露就要向我收公粮?
“疯娘们。”
嘴里骂这,可腿不听使唤,还是跟着她回了卧室,顺势关闭房门后,看着米露。
她…
桃花眼中,释放着春波。
而衣衫慢慢褪去时,曼妙娇躯展现的她,俏皮道:“可以用我衣服,堵住嘴哦!”
嗯?
顿了下,又很快想通。
米露做那种事时,口中会发出…
那种声。
而这会我妈没睡,不合适,所以得堵住嘴,这种玩法,挺刺激。
“切!”
可我,还是鄙视一声。
而米露依旧自信:“别装,知道你忍不住。”
“怎么?”
“结婚那么多年,我还不了解你?”妩媚挑衅中,米露娇躯前跨步贴在我身上。
又顺势,将我抵在床边。
右手将长发撩在耳后,妩媚中,又贴在我胸口,坏笑着说:“你心跳,加速了。”
废话!
面对一个没穿多少衣服的美人,心跳不加速就是有病。
而…我脑子里,有了念头:
上她,不亏!
有些日子没那个了,生理正常的我该活动、活动了。
可…
心里,真特么不服。
总感觉,又被米露一步、一步套住了,和之前玩阴的不同,这次,她光明正大。
靠!
忍不了。
昂着头,我反挑衅她:“你这身体,我…怎么着,也用了几百次,那就那样了。”
“哦?”
“至少,能憋住。”
“呵呵。”
搂着我脖子,米露浅浅一笑,表达这不屑一顾。
随后她,将我按在床上说:“小爸爸就是要面子,蛮可爱的。”
“滚!”
“好啊!”
说着,米露滚到我身上。
抱着我,又说:“要面子的坏爸爸,我抱着你睡…要憋不住了,随时叫醒我哦!”
“……”我。
不理她。
也在心中打定主意:就算老子憋死,绝不服软。
而这一晚…
哎!
米露这女人,天生撒娇体制。
有一说一,抱着个人睡觉不舒服,至少和更轻、更软的抱枕比,差距是很大的。
可米露,就喜欢赖。
人半搭在我身上,不过一会光景,睡了!
每每将她挪开,可不过几分钟,又凑了过来,到最后,手、腿干脆将我夹住了。
时不时说,着梦话…
时而轻柔的喃喃说着:“小爸爸想甩我,没门。”
又或冷冽中发狠:“李柔,滚。”
哎呦我去!
甭管怎么着,她倒是睡得香,而我这苦逼,只能艰难中竖着绵羊,后半夜勉强谁下。
这一天、这一夜,真特么长。
…… ……
之后两天,倒是惬意。
中秋、国庆双节,我们做销售的,难得有几天假期,也让紧绷的神经,做了缓冲。
至少,表面安静。
而实际,早就暗潮汹涌。
李柔收购石府酒厂的事,仍处于保密,期间联系过,她说等曹铭退款到位后宣布。
而曹铭那…
热闹!
高红按照合作,成功将他和张威挑拨:曹铭想直营,张威要取代李柔成为总代理。
利益面前,商人永远自私。
挺好!
他们斗起来,我更有可乘之机。
而我…
米露将叶玲接了回来,日子‘其乐融融’。
我妈是老小孩、我闺女真小孩,而我和米露这对伪善坏人,也始终哄着她俩玩。
逛公园、购物,到外面吃饭。
而第三天,我妈表态:“俺得回家来,你爸自个在家不是事。”
“嗯。”
我同意。
可能是表态太快,被我妈鄙视了眼。
还是米露聪明,凑过来挽留:“妈,你做的饭好吃,舍不得你,还是让我爸过来。”
“不占。”
被依靠我她,满是笑容的解释:“家么人,咱家猪就么法喂,过年都吃不着肉来。”
“那您多住两天。”
叱咤 風雲
“不来、不来,你二姨叫我去打麻将哩。”爱玩的妈,说出最终理由。
这几天是市区,她其实憋得慌。
没交际圈,也不会普通话,天天惦记着回村里找二姨打麻将。
最后,她又道出实话:“米露,看着你跟叶飞又好来,俺也放心,你俩好好过。”
“嗯。”
“要是叶飞在瞎骂你,给我打电话。”
“呵呵。”
米露低着头,轻轻笑着。
我在一旁,不语。
那天在公园,米露说离婚后,逢年过节还会陪我回老家,继续扮演儿媳妇角色。
这提议,我是欢迎的。
妈这老小孩,我有意见,但终究生我、养我,咱得孝顺,也得和米露继续哄她。
就这样,她高高兴兴回老家了。
临走时还对我叮嘱:“米露真好,你不能在闹来。”
“……”
“听见来呗?”
“嗯。”
点着头,送她下楼。
跟来的米露没让叶玲送,她到小区门口,特意给我妈打了车后,依依不舍告别。
然后…
笑容退却,平静着看向我问:“妈走了,你要回出租房吗?”
“对。”
“没门。”
“还想找机会睡我?”
“呸。”
啐了口,米露拽着我来到不远处长椅上,开始商量事:“问问,离婚后女儿归谁?”
“我。”
“房子呢?”
“你。”
“行。”
简简单单,事说定。
足够淡然的米露,没丝毫纠结,她似乎很有信心,将妻子身份转变为情人。
随便!
我只坚持一点:“聊完了,我还得回出租房。”
“没聊完。”
“说。”
“你不许和李柔结婚…叶飞,她爱的男人是叶威,我不同意你,做她的替代品。”
米露说话时,用力拽着…
这是怕我跑了?
我…
讲真!
未来和李柔如何,我真不知道。
可此时,愿意用她来做借口,也给出理由:“你知道吗?李柔,刚好比我大三岁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女大三,抱金砖。”
“啊?”
米露,明显蒙了下,还自问自答:“记得你,不喜欢姐弟恋,怎么就变口味了?”
“你,果然笨。”
“……”
“李柔是富婆,娶了她,我能少奋斗几十年。”
“放屁。”
“事实如此。”我很认真强调,随后看着米露表情变得仓皇,也让我更是来劲。
这几天,她有些嚣张。
而我的忍耐,也是有极限的。
那…
咱也,来句狠的:“离婚后叶玲归我,而我傍了李大富婆,会给她给美好前途。”

Categories
都市小說